爸妈突然提出想去住养老院 子女应该先做些什么

2018-11-06 08:59:41 来源: 浏览次数:0 网友评论 0

如果有一天,你爸爸妈妈突然说想住到养老院去,你该作何反应?
  作为常常业余客串养老顾问的老龄新闻记者,我的建议是,先回想过去24小时你说的话做的事,有没有在什么地方气到了他们。如果答案为否,请把搜索时
免责声明: 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立即联系管理员,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。
如果有一天,你爸爸妈妈突然说想住到养老院去,你该作何反应?

  作为常常业余客串养老顾问的老龄新闻记者,我的建议是,先回想过去24小时你说的话做的事,有没有在什么地方气到了他们。如果答案为否,请把搜索时间和搜索对象范围扩大,自查自纠,再来一遍。

  一个突如其来的“住养老院”的念头——根据我听故事的经验——有些时候未必是老人真实意思的表达,可能是气话,可能是试探,也可能是“威胁”。嗯,有点类似男朋友们闻之胆寒的“求生欲测试”。希望你不要栽在第一道题。

  如果家庭内部的科学论证表明,老人的提议是认真而坚决的,那就要开始“择院”了。请回想你为孩子择校的经历,把那份大无畏的精神拷贝过来。不要怕,选择养老院没有那么“恐怖”。

  找养老院?

  事先不做攻略怎么行

  不止一次有人这样问:“我妈妈/爸爸想住养老院,去哪家好?”

  这个问题很难接。上海有700多家养老院、120多家社区嵌入式小型养老院,超过14万张床位,去哪家好呢?

  这种问法的适用场景,属于多年以前的“初老社会”。那时养老服务供给有限,养老院绝大多数由政府公办,市、区、街镇各有一家到几家不等。按照就近原则从自家所在街镇找起,可挑的没几家。养老院的收费和服务差距很小,选择余地小,筛选难度也小,不需要做太多功课。

  如果这也是你对养老院的印象,那你的知识需要更新了。以如今的行情,找养老院不做点攻略是不行的。不如从几个基础问题开始,由粗到细确定择院方向,比如:

  父母的身体条件怎么样?一个能够称霸广场的“舞林高手”和一个不能自理的卧床老人,需要的照护服务自然不同,适合的环境氛围也不一样,前者可以去那些收住活力老人的机构,后者适合拥有专业照护经验的机构。

  家庭养老预算有多少?以上海而言,从公办机构、公办民营机构、民办机构到纯商业化的养老社区,费用区间跨度很大,三千元到一万元应该是集中度最高的区段,即便是同一家养老院,不同房型、床位和照护级别的收费也不一样。

  最需要的配套是什么?比如,医疗几乎是所有老人最先考虑的配套,有人必须住在大医院附近,最好步行可达;有人觉得养老院有内设医疗机构最要紧,或者紧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也不错;有些养老院没有内设医疗机构,但配有医院班车和跑腿配药服务。

  除此之外,养老院的地段、房型、装修、餐食、服务团队、文娱活动以及其他入住老人的情况,都是筛选指标,心里有谱之后再挑机构有助于提高命中率。查询养老机构,可到上海市级和各区的综合为老服务平台,它们对辖区机构的收录最完整;今年上海推出了养老顾问制度,很多社区的顾问已经上线,不妨多向他们咨询。

  百分百完美的养老院?

  这个根本不存在

  除非老人完全不能自主,找养老院最重要是尊重老人意愿。你永远不知道他们会被什么细节打动,或者卡在哪个始料未及的环节。

  走上择院道路,最好有点心理准备,很大概率将是一场持久战。有床位的地方老人看不上,他相中的那家又要排长队;吃得好的地方,交通不一定方便,地铁站附近那家,空间好像又有点局促;有的机构里那些老人感觉玩不到一起去,老人“层次”跟自己差不多的地方,院长又显得太年轻……

  以前在郊区养老院见到一对老夫妻,千挑万选住进院内,外向奔放的老太太觉得哪儿哪儿都好,欢欢喜喜交了一圈朋友,老先生有点内向,住得不情不愿,老太太说他有“心病”——舍不得家里的宠物狗,但是他们没找到允许养宠物的养老院。后来两人决定“分居”,老太太留在养老院,老先生回家跟小狗作伴。

  百分百完美的养老院大概是不存在的。有对老夫妻卖了静安区的房子,花半年时间在全市找养老院,近在静安、远到青浦,仔仔细细考察了16家,最后选中了宝山区的一家老年公寓。老先生分析,公寓的好处是价格合适、环境不错、房型周正而且离子女家很近,不足的地方嘛,食堂水平一般,房里不能上网,院里一开始招的医生也不太令人放心……

  那种纠结,是人到晚年重新安家时的百般慎重。住养老院的老人,绝大多数把那儿视作人生最后一站,收拾所有家当搬进去,可能一住就是十年二十年,挑剔一点有什么不对?有些老人喜欢未雨绸缪,提前几年筹划养老生活,我曾听一位老太太分享她的择院“战略”:她十多年前开始研究养老院,作两手准备,一面在一家据称要排队30年的公办机构登记报名,“占个位”,一面跟进那些新建项目,“提前踩点”。她辗转好几路公交车,去沪郊一所还没竣工的老年公寓“探院”,后来成为公寓首批入住者,拿下了她引以为豪的“大折扣”。

  每次去逛新建成的养老机构,总能遇到一波波看房老人。有些老姊妹穿得五颜六色,一路品头论足,拍拍照,问问价,尝尝食堂老年餐,完全是短途旅游的架势,我怀疑游历养老院已是当代老年生活的重要节目。

  被老龄化改变的“人生进度条”

  已有的养老服务供给虽不能满足所有需求,却也形成了多个梯度、多种类别,需要花一点心思去甄选和匹配。

  上海的养老床位是按照户籍老年人口数量的3%投建的,也就是说,住养老院的老人,只是全社会老年人中很小的一部分。除了机构,养老还有很多形态,比如居家、社区、居家+社区、社区+机构等等,与养老相关的服务内容和服务组合更是五花八门、没有定式。

  如果选养老院的难度系数让你感到惊讶,说明你有点落伍了,你把老年生活想得太“糙”也太简单。当代老年人需求之丰富、之多元,也许远远超出你的想象。

  2017年上海户籍人口平均期望寿命是83.37岁,其中女性85.85岁,男性80.98岁。假如以60岁为“老年生活”起算点,上海人的老年时光有23年,超过人生的1/4长。考虑到女性退休更早、寿命更长,上海女性的“老年”更是长达30年左右。当然,未来社会肯定会重新界定“老”的标准,谁说60岁就老了?

  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的是,被老龄化改变的不仅有社会人口结构,也有每个个体的人生进度条,“老年”在这个进度条上占比如此之高,早早地在财务上和生活上作出规划和筹谋,难道不是非常有必要吗?个体珍视少年多过老年,家庭重视孩子多过老人,“老”“小”两头所获得的注意力和资源,历来都不均衡,但老龄化正在驱使人们重新审视“老”的生命权重和意义。

相关文章

[打印] [关闭] [返回顶部]

  • 验证码:

最新图片文章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