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人告儿子媳妇索要带孙费 带孙是一种变向“啃老”

2018-05-08 13:08:01 来源: 浏览次数:0 网友评论 0

近日,广西陆川县56岁的杨金美将儿子和前儿媳告上了法庭,向他们索要“带孙费”。老人称儿子媳妇一回家就玩手机,孩子一吵闹就嫌烦,虽然他们没有在经济上啃老,但在履行抚养子女的责任方面存在实际的“家务啃老”行
免责声明: 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立即联系管理员,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。
近日,广西陆川县56岁的杨金美将儿子和前儿媳告上了法庭,向他们索要“带孙费”。老人称儿子媳妇一回家就玩手机,孩子一吵闹就嫌烦,虽然他们没有在经济上啃老,但在履行抚养子女的责任方面存在实际的“家务啃老”行为。自己没有带孙子的责任和义务,出于亲情考虑,她可以代为照看,但抚育孩子的重担绝对不能落在她身上。而儿媳则认为,老人带孙子是约定俗成的事,如果自己支付了“带孙费”,就是把亲情利益化了,那以后亲人之间的帮助是否都需要和金钱挂钩?

俗话说“清官难断家务事”,以前家庭内部的矛盾与纠纷,往往是自己协商、族长和邻里调停,不过,随着我们国家法治建设的提速,过去许多“清官”难管的家务事,慢慢地走上了法庭,诸如诉求子女要“常回家看看”,拒绝子女“啃老”等诉讼不断在媒体露面。而这一次老人索求“带孙费”的诉讼更是前所未有,它的成功判决更是具有极强的示范意义,对于规范家庭关系具有重要指导价值。

“家务啃老”和让老人带孙子是目前许多家庭司空见惯的事情,从情理和伦理上讲,“家务啃老”有存在的合理价值。一方面,现代社会年轻人竞争压力加剧,他们在外面打拼,实在无力分担家务和带小孩。另一方面,老人与孙子女之间毕竟有血缘关系,帮助子女带小孩,分担他们的担子,也是亲情所在。

但是,问题的另一层面是,年轻人必须看到老人所付出的艰辛,应当共同承担家务和带小孩。父母年纪毕竟比较大,精力也都有限。而且,父母也毕竟操劳了一辈子,他们也有权休息和养老。更重要的是,老人在法律上并没有免费做家务和带孙子女的义务。法律规定,父母对子女有抚养的义务,是子女的第一监护人,只有父母双亡时,祖父母、外祖父母才具有监护权和抚养义务。因此,子女是无权利强求父母带孙子女。

像广西陆川县56岁的杨金美将儿子、前儿媳告上法庭,在情理上和法理上,都是讲的通。从情理上讲,杨金美帮助儿子、儿媳带两个孙女,她并没有什么怨言,问题在于儿子、儿媳下班后,也不帮忙带孙女,她一个人那里能忙过来,特别是儿子没有找到工作时,在家玩电脑也不帮助带小孩,这不但对小孩一点也不负责,简直就是将老人当保姆使唤,而且这保姆还是带干粮来抚养孙女的“保姆”,因为他们还连基本的生活费都不给老人。从法理上讲,《民法通则》规定:“没有法定的或者约定的义务,为避免他人利益受损失进行管理或者服务的,有权要求受益人偿付由此而支出的必要费用。”这一条是对“无因管理”的规定,老人没有法定义务来带小孩,那么,她当然有权要求他们付出抚养费和“带孙费”。

法官判决杨金美老人胜诉,要求儿子、前儿媳付抚养费和“带孙费”,对于维护杨金美老人的权利,对于我们这个逐渐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所有老人的权利,都有非常重要的示范作用。它警示年轻的子女们,别再用亲情来绑架老人,尽管从亲情上讲,老人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子女做家务、带小孩,但是,他们并没有义务这样做。做子女的要多体谅老人,分担相应的一些家务,并且给予老人们更多的关心,否则,他们完全可以撂下担子,许多原本看来“天经地义”的事情其实是经不起法律的推敲的。

这几年,索要“带孙费”的报道时有见诸报端,但真正打官司的少之又少。不过今年,广西陆川县56岁的杨金美就将儿子和前儿媳告上了法庭,向他们索要“带孙费”。2015年7月14日,陆川县人民法院依法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,结合两个孩子的实际需要、生活所在地的实际生活水平,法院酌情确定潘帆、方晴每月共负担两个孩子的抚养费1000元。2013年1月至2015年1月,共计24000元,每人承担12000元,判潘帆、方晴各支付12000元“带孙费”给杨金美。(10月18日《成都商报》)

有网友认为:老人带孙是约定俗成的事,索要“带孙费”岂不是把亲情金钱化了吗?其实不然。从报道情况看,杨金美打官司索要“带孙费”是很纠结的,如果不是因为儿子和前儿媳只生不养,从不给俩孙女生活费;如果不是因为儿子和前儿媳把孩子推给自己撒手不管,小两口下班后不是玩手机就是上网;如果不是因为儿子和前儿媳把自己当成了免费甚至用退休金倒贴的“保姆”,累得死去活来;如果不是因为孩子出了什么问题还得承受子女的种种埋怨…………杨金美老人是很难走到对簿公堂这一步的。

按照国内相关法律,父母是子女的监护人,抚养未成年子女是其的法定义务,抚养是无条件的,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免除;即使父母已经离婚,对未成年的子女仍应依法履行抚养的义务。在父母有抚养能力的情况下,孝的爷爷奶奶(即祖父母)或外公外婆(即外祖父母)对自己的孙子女或外孙子女并没有法定抚养教育义务。

依照《民法通则》第93条规定:没有法定的或者约定的义务,为避免他人利益受损失进行管理或者服务的,有权要求受益人偿付由此而支付的必要费用。具体到本案,杨金美的儿子和前儿媳对两个孩子负有法定抚养义务,而作为奶奶的杨金美对两个孙女没有法定或约定的抚养义务,其为维护儿子和前儿媳对两个孩子的抚养权,在两人外出期间代为抚养且支付了必要的抚养费,有权要求儿子和前儿媳支付“带孙费”。

在中国传统观念里,爷爷奶奶带孙子,姥爷姥姥带外孙,似乎天经地义。很多时候,老人不仅要带,甚至还要自掏腰包养。在进入老龄化社会后,这一现象将更加普遍。然而,在法治社会,这一约定俗成的“潜规则”得改改了。老人帮子女带孩子,不是必须的法定义务,作子女的要胸中有数,更应知恩图报。这一案例的积极意义就在于:给当子女的上了一堂如何履行好自己义务与担当的法治课。
关键词:媳妇儿子老人

[打印] [关闭] [返回顶部]

  • 验证码:

最新图片文章

最新文章